真的地瓜

↑这个人是咸鱼
QQ942089366来找我玩鸭!

是Mary…!
我好菜鸭_(:з」∠)_
动作有参考!

瞎写写

         “你在跳下去之前都想到了些什么呢?”我冷不防地问出这句伤人的话。

   她愣了一下,好像轻轻叹了口气∶“别生气了,我知道这对你不太公平。” 

      “不,我真的只是想要明白,到底是什么才能打倒你这么强大又温柔的家伙。”我尽力使自己的面部表情充满求知欲。

   随意问出口的话语,在她这里就可以得到答案,她为我承受了一切,却是离不开我,毕竟大家都在同一个身体里边。我能够无忧无虑全是拜她所赐,也不知道是对谁不公平。  

         她是挺温柔一个人,遇到什么事情都可以拍拍我的脑袋,笑着说“没事啦”却又独自承受来自外界的压力,说白了就是脑子缺筋,说什么也不肯我去帮助她或者陪着她分担一点压力。  

         结果到最后还不是跳楼未遂。搞清楚啊!!你要是跳楼死掉的是我和你好吗!!!我才不要什么都不知道就被你拉着一起去死! 

      所以这次打算了解一下她的想法,以后再发生这种情况我先对着她的头来一巴掌再说。  

        “我要是说什么都没想你会不会相信”她试探着说。  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相信”

          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……

  “你倒是说说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!”看着她的那张和我一样的面孔露出傻瓜的表情我就来气。

  “啊!不好意思,我只是……有点高兴。”她的那张傻瓜脸露出了比以往的笑容更加像发自内心的笑。

  我倒是有点被她气笑了,仔细想想这台词,还真有点像不知哪连载的玛丽苏文抄过来的。

  看着她不知道怎么开口的样子,我只好试着引导她∶“比如说,之前发生过什么事情,导致你有了些不太好的想法?你总能理解出别人的情绪,我感受不到,也就是说别人比起我更容易影响到你。”

  看着她努力思考的样子,轮到我叹气了,我试着举些例子∶“表白没成功那次?”

  

        “虽然那次很尴尬,但也过去了挺长时间了。”她低着头说道。

  “和渣女分手那次?”

  “好像没太大感觉,毕竟当时也没有全身心投入谈恋爱。”她找了两凳子,我们坐下来,问话继续着。

  “和朋友互删的那次?”

  “是哭了很长时间没错,不过冷静下来想想这不是显而易见的吗?两人吵架了,谁都不肯道歉,都想着对方的错,最后应该也只有双删再不见这条路了吧?”她歪着头看我。

  “因为成绩不好?”

  “天天晚上失眠不得不在课上睡觉,请假频繁,落下了多少节课?即使一道题都不会做也怨不得别人吧。”她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。

  “还是因为跟家人吵架了?”

  “哪一次吵架?”她终于说出来了个没什么意义的问句。

  “最近的那次。”

  “那次好像也没什么说的,可能是感受到了家人对我们的不理解,争论逐渐升级成的吵架。”她脸色有点阴沉

  “那就是全部的整合了。”我确信是这样。

  看到她脸上的诧异,我觉得我猜对了。

  “好吧,其实是这样的。”我对她解释。

  “还记得吗,以前的我们是个整体,完全不知道对方的存在,一切都整齐有序,井井有条,也过着充实,又真实的生活。”

  “后来,可怜的少女,我们的宿主,从家暴的母亲身边逃离开以后,分裂出了我们两个。”

  “我遇见了你,也是从那一天以后,我丧失了捕捉别人情绪的能力,除了你。”

  “我知道这非常令人惊讶,但这是事实。我感受不到外界的恶意,但我能感受到你的心情。”“所以我以前的安慰都是白搭?”她又露出了那傻傻的表情。

  “对,白搭,你那时的感情全传到了我的脑海里,我也一直接受着,从未抗拒。你藏着掖着也没啥用。我全都知道。”

  两人都沉默了一会,我试图打破尴尬的气氛,正准备开口“…所…”她突然抬起头,用颤抖的声音对我说∶“那……我可以抱抱你吗。”

  “抱了也没用,我建议你在我怀里哭一场,前提是鼻涕别沾在我衣服上。”

  “呃……轻一点,我还要说话,你这样让我喘不来气。”

   感受到了肩上的湿热,抚上了怀里人的头顶,悄悄感叹一下毛真软。

  “讲到哪了?哦,对,我能感受到你的情绪,大部分都是负面情绪,我是真的不明白,为什么你每天面对这些该死的情绪,还能对我温柔的笑。”

  “让我们返回主题。我相信你自杀前什么都没想的原因除了我无条件相信你之外,还有就是我没有感觉到你的负面情绪。”

  “虽然你对我提出来的问题都有着合理,听上去随意的回答,但骗不过的,是自己的心。”

  “当这些事情发生时,你的负面情绪也冲进了我的脑子,当我向你询问是否需要帮助的时候,却被摸着头回答没事,我说你的脑袋里真是缺根筋有什么不对吗?”

  “你没有选择向任何人求助,还打算继续装酷,隐瞒着我。”

  “直到……那一天。”

  你跳下去了,你,我,都因为宿主的决定,跳下去了,被家人发现了,被救起来了,对我提出的问题打算糊弄过去,你还想躲避吗?

  “答案一直在我的心中,我只是等着你的亲口承认。”

  “没有思考的原因,是因为浑身已经千疮百孔了,再也没有任何力气了,脑海中只有剩下的最后一个念头了吧。”

  “……嗯”这是她带着鼻音的,对我的答复。










没有什么用的碎碎念

        想写出一些感受,却不知道该怎么表达,有时候言语真的太无力了…

       “她”是为了宿主而去努力的,“我”和宿主无异,只是感受不到这个世界恶意的情绪,宿主即本人也是合体的“她们”…也就是说,宿主受“她”的情绪被影响,宿主一直存在,“她们”不能阻止宿主的行动。

真是奇怪的设定xxx

如果对这个设定有兴趣的话私信,QQ都可以过来讨论,很欢迎!

屏蔽一下敏感词?

没有捉虫它真的就是我的瞎写写

我们这里好冷啊!!!勾线手冻到抖抖抖!

很早以前的产物!!忘记了XD

试试水印hhh给朋友的不能用不能存!

果然纸还是非常重要的xxx

为什么晚上才想起来更新qvq

是最近的!
发出了周更的声音
没有咕咕咕!